2012年3月19日,“京城叫卖大王”臧鸿在京病逝,享年80岁,临终嘱托将吆喝传下去。

Release time:2022-12-13 18:28:47 Author:办公室 Reading volume:952


2012年3月19日下午“京城叫卖大王”臧鸿在京病逝,享年80岁,临终嘱托将吆喝传下去。


    臧鸿(1932年-2012年2月19日)生于北京一个贫困的旗人家里,祖上7代为棚匠。臧鸿9岁当报童,解放前做过小买卖,解放后在铁路部门当架子工,后进入铁路文工团,说相声、演双簧,研究叫卖艺术,积累收集了170多种吆喝声,为《伤逝》、《开国大典》、《四世同堂》等几十部影视剧配过音。被誉为“京城叫卖大王”。2012年2月,臧鸿在京病逝,享年80岁。

2015年3月23日,曾得老舍夫人胡絜青题字“京城叫卖大王”的臧鸿老人在北京玉叶陵园下葬。臧鸿老人于2012年3月19日下午在京病逝,享年80岁。由于病逝后老伴不舍,加上家中各类事宜耽搁,家人最终决定将下葬安排至3年后的今天。二儿子臧泉江还和亲朋一起制作了一顶八抬大轿以及旗锣伞扇等为老人送行。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王妍,蒲天夏


最后一段时光,臧鸿在病床上度过

摄/记者田宝希

170余种吆喝声汇集于口的“京城叫卖大王”臧鸿老人,于昨天下午在京病逝,享年80岁。

臧老生前曾为130多部影视剧配声,并为前门大街、鲜鱼口开市吆喝。

最后一别

清醒时念叨要把吆喝传承下去

19日下午3时许,在北京中医医院住院楼二层的一间病房里,臧老面容安详地躺在床上,老伴紧紧攥着他的手,一直不肯撒开。家属则围跪在一边,失声恸哭。

“中午在家就坐不住了,就想赶快到医院看看他,我有预感……”臧老的弟弟特意从十里堡赶到医院,见了哥哥最后一面。

老人坐在病房外,哽咽着回忆同哥哥的最后一次见面:“我摸了摸哥哥的脸,又给倒了些水,可是他已经没有意识了,一直昏迷着……”

臧老的二儿子臧泉江讲,父亲的病持续了5年多,即使病着,前两年老爷子仍然到处跑,该吆喝吆喝,该主持婚礼主持婚礼,“一点儿没闲着,心情也都一直挺好。”

去年9月起,因前列腺癌晚期,臧老住进了医院,春节前刚回到家里。

“腊月二十九那天,我们还陪着他打了会儿麻将,老爷子还赢钱了!”臧泉江回忆,到大年初九,老人病重,又被送进医院。“他清醒过来时还念叨着要我儿子把他的班接好,把老北京的吆喝传承下去。”臧泉江哽咽着说。

昨天下午5时,臧老的遗体被家人抬进棺材里,随后被送往殡仪馆。一束鲜花静静地被放置在棺材上方,伴着长眠的叫卖大王走最后一程。

据了解,臧老离世前,李金斗、徐德亮等曲艺界名人曾前往医院探视。

亲友追忆

曾为130多部影视剧配声

据了解,臧鸿祖上7代都是棚匠,除了操办红白喜事,逢年过节还活跃在北京的庙会、集市上。

9岁那年,臧鸿卖报,“《华北日报》、《商业日报》、《新民报》,买份报来瞧瞧……”他开始了自己的叫卖生涯。

1981年,在电影《伤逝》中,臧老吆喝了几十种叫卖声,还扮演了卖酸梅汤的小贩。之后,老爷子在《城南旧事》、《四世同堂》、《春桃》、《开国大典》等多部电影、电视剧中配过叫卖声130多部。

1993年,臧鸿在南来顺参加一个小吃节,老舍夫人胡絜青亲笔题写“京城叫卖大王”,老人一举成名。

臧老的徒弟汤永清表示,师傅涉猎非常广,吆喝叫卖、相声、民俗婚庆、花会表演主持等,在重大民俗活动中,几乎都能看到师傅的身影。


臧鸿在前门大街表演吆喝

鲜鱼口开市老人声音洪亮

去年5月初,前门鲜鱼口美食街重张时,记者与臧老还有一面之缘。当时老爷子一袭蓝袍、套红黄色马褂格外鲜亮,一副悠然之态。

“鲜鱼口……”老爷子一张口,声音传出数百米,虽然已近八旬,但仍然底气十足,嗓音洪亮。只要有游客问他鲜鱼口的老字号,他总能告诉人家这块儿是什么店,那块儿原来是卖什么的,并且还不断地给人家吆喝各种买卖。

臧老的孙子臧志彪回忆,2009年前门大街开市时,是在爷爷一嗓子“前门大街商业街开市喽”的吆喝之后,才正式开市。

讲座和出书都不如他表演

“作为一位民俗研究者,我很敬重臧先生,是他把吆喝带入了民俗表演。”今天上午,记者联系到北京民俗协会秘书长高巍,对于臧老的逝世,他表示非常遗憾。“又失去了这样一位老艺术家。”

高巍认为,自打臧鸿老爷子扛起京城叫卖的大旗,叫卖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百姓认可、欢迎。民俗专家高巍认为,在对民俗传统文化的传播中,臧鸿起到的作用非常大。“讲座和出书,都不如他这样表演更加生动。”

延伸

“四大名角” 仅两人健在

老北京叫卖高手中, 以“京城叫卖大王”臧鸿、“叫卖真人”张振元、“女叫卖大王”张桂兰以及武荣章最负盛名,人称“四大名角”。

令人倍感遗憾的是,在臧鸿之前,2010年“京城叫卖真人”张振元因病离世,享年74岁。

“四大名角”已仙逝两位,还健在的张桂兰和武荣章两位老人今年也都年近八十。张桂兰老人的徒弟、现老北京叫卖艺术团的团长孟雅男告诉记者,虽然师傅年岁已高,但近几年仍然坚持表演。

“像近两年的丰台区室内庙会,师傅都有参加。”孟雅男表示。但据其讲,武荣章老人近些年参加吆喝表演的次数已经不多了。

行业现状

年轻人传承吆喝成表演

孟雅男告诉记者,虽然臧老和张振元老人都已经故去,但叫卖的大旗,年轻一辈已经开始接过。“臧老的孙子臧志彪,张振元老师的徒弟胡伟、常城,也包括我自己,我们都在传承着叫卖这门老北京艺术。”

而小孟所在的老北京叫卖艺术团至今已经有团员40余人,其中不乏年轻人。据小孟讲,这些年轻人都是通过参加叫卖培训班和吆喝大赛开始对叫卖、吆喝感兴趣的。

2011年,小孟也正式收了徒,成了“孟老师”,其中最小的徒弟今年才5岁。“传承肯定不是问题,我们都在为叫卖这门艺术努力着。”

专家谈叫卖

虽然京城的叫卖名角张振元和臧鸿相继离世,但高巍对叫卖的传承并不担心。“像‘老北京叫卖艺术团’,他们就把叫卖和表演艺术很好地结合在了一起,我觉得这是好的发展趋势。”


2015年03月22日,来源:法制晚报

老伴不舍 “叫卖大王”臧鸿病逝三年后才下葬。


上午,“叫卖大王”臧鸿在丰台区一家陵园下葬,李金斗等十余位相声演员为其送行。

摄/记者 田宝希

  今天上午,曾得老舍夫人胡絜青题字“京城叫卖大王”的臧鸿老人在北京玉叶陵园下葬。臧鸿老人于2012年3月19日下午在京病逝,享年80岁。由于病逝后老伴不舍,加上家中各类事宜耽搁,家人最终决定将下葬安排至3年后的今天。

  为了让老人走得风光,二儿子臧泉江还和亲朋一起制作了一顶八抬大轿以及旗锣伞扇等为老人送行。

  现场 很多人的眼眶都红了

  今天上午9时许,在西六环北京玉叶陵园内,前来为臧鸿老人送行的亲朋好友已经陆续赶到,东城区常务副区长朴学东和相声演员李金斗也来送别。

  二儿子臧泉江等人为老人制作的轿子摆放在广场中央,后面的伞、扇上分别写着婚俗泰斗、叫卖大王的字样。

  上午10时,老人的骨灰被抬上灵轿。在轿队的吹打声中,老人的孙子臧志彪等8名亲人将老人骨灰抬至墓穴。一路上,记者看到很多人的眼眶都红了。

  “爸,您踏踏实实地走吧,儿子和孙子一定把您学的东西都传承下去。志彪现在又会叫卖,也懂婚俗,还说相声,您就放心吧。”在墓穴前,二儿子臧泉江向老人做着承诺。

  讲述 三年后下葬 为老人做八抬大轿

  “老爷子过年前就住院了,春节的时候我们把老爷子接回家,老爷子还嚷嚷着跟我们打麻将来着,但等年后送回医院,整个人的状态一下就完了。”

  2012年3月19日下午,在北京中医医院住院的臧鸿老人停止了心跳。尽管已经3年过去了,但回想起当年的情景,老人的二儿子臧泉江还是红了眼睛。

  “我母亲和老爷子已经是50多年的夫妻了,老爷子去世之后,我母亲特别伤心,嘱咐我们把骨灰放一放,想再看看老爷子。”臧泉江告诉记者,父亲病逝后,母亲有些难以接受。加上家里要招呼前来悼念的亲朋,整理老人生前的资料。因此,下葬的日子被确定在三年后的今天,骨灰则一直保存在大兴殡仪馆内。“让老人风风光光地走。”

  想到父亲一生中为无数对情侣主持、举办过民俗婚礼,目睹鼓乐齐鸣共结连理的美好时光,臧泉江和家人商量,让父亲临走前也坐一回轿子。为此,从半年前开始,臧泉江便和爱人、朋友一起,着手为老人制作一顶八抬大轿。

  “除了轿子,轿队的旗锣伞扇也都已备齐,全是我爱人一针一线缝的。其实老人病逝前,嘱咐我们一切从简,但我们知道老人好热闹,还是想让老人走得隆重一些。”臧泉江说。

  追忆 风趣开朗 老人曾带来无数欢笑

  相比于父亲,回忆起臧鸿老人时,作为小孙子的臧志彪则有着更多的欢笑。

  臧志彪说,自己五六岁时就学会了打麻将,启蒙老师自然是爷爷臧鸿。从最初的平房杂院,到后来的楼房客厅,爷爷每逢没有演出,闲下来的时候,总喜欢叫上大家伙儿搓几圈儿。“我记得有一次,刚吃完饭收拾好桌子,爷爷就张罗着打麻将,但当时一共有6个人不好分谁打谁不打,爷爷就从牌堆里抽了‘东’、‘南’、‘西’、‘北’和另外两张牌,说谁拿到风头谁打,结果他自己没抓到,就问‘10块钱买你的东风你卖不卖?’”

  除了打麻将,老人高兴的时候更喜欢哼哼点儿歌。虽说是歌,但对于这个掌握了170余种吆喝方式的老人而言,其实就是那些熟得不能再熟的吆喝。或许是沏好茶坐在院子当间乘凉时,或许是饭桌上刚酌了1盅小酒,又或许是坐沙发上帮老伴剥了头大蒜后,那嗓子悠扬清凉的叫卖声,便响了起来。

  文/记者 朱天龙

I want to comment Sign in to post a comment

文化产业

空中婚礼充分体现了人民首创精神

2022年12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强调:激发全社会干事创业活力,让干部敢...

婚俗文化产品绽放时代精彩

在北京婚姻文化节上 婚俗文化产品绽放时代精彩      华夏文化有上下五千...

府上有喜|中国婚俗文化专业委员会发...

“府上有喜”项目是中国婚俗文化专业委员会的重点项目,也是“府上有喜”婚庆行业品牌...

全国婚礼酒店(婚礼堂)等级评定工作...

婚礼堂是近几年行业内最热门的话题!伴随着标准的发布、等级评定工作的开始,婚礼堂酒...

沉浸式婚礼文化产业

▲沉浸式表演深受观众喜爱。李浩摄 10月29日晚6点,沈阳中街出现一支“接...

中国婚礼研究院

China Wedding Research Institute

中国婚俗、婚恋、婚礼、婚庆、婚姻研究机构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蟹岛度假村

邮箱:179743254@qq.com

坚定文化自信 担当文化使命

   I want to leave a message